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御言深许清芷 > 第一卷: 第75章 差一点就亲上了
    许清芷跟着御言琛离开了总会。

    司机正坐在车上等候两人,两人踏上了豪华轿车,一左一右,拉出了疏离感。

    许清芷的头微微倚靠在玻璃车窗上,斜目看着窗外,琥珀色的眼眸晦暗了几分。

    她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之后包厢内发生的一切,但是也能猜出,在得罪御言琛后,丽萨会落到什么下场。

    毕竟,这些富人,并不是人人都是善良的。

    “怎么?很高兴?”窄小的车厢内,御言琛忽然开口了,他阴晴不定的眸子扫过许清芷清丽的脸庞。

    高兴?许清芷抿了抿唇,接着开口:“和御先生有什么关系吗?”

    “像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能够亲手处理自己的敌www.zyxta.com人,恐怕此时心情很愉悦吧?”

    许清芷的面色沉了沉。

    说高兴,倒也没有。

    说愧疚,却也肯定没有。

    毕竟,她可以宽容大度地忍耐丽萨一次又一次地针对自己,但是上次在出租屋所xgchotel.com发生的一切,如果不是自己被人救下,没有人知道她会落到什么样的遭遇。

    许清芷或许善良,却并不是圣母,曾经身为豪门千金的她更懂得什么叫做心狠果断。

    半晌,她勾起唇角:

    “是吗?可是亲手给我送上这个机会的,不是御先生你吗?”

    “况且,御先生您也没少拿好处吧?”许清芷轻笑一声,“拿我当借口,让李老板不得不给你赔罪。我想,三天以内,他会带上不少好处上门道歉吧?”

    “御先生,在指责我之前,我还是劝你先想想自己。”她的美眸暼过,“毕竟,在这方面,你可比我高贵不到哪里去。”

    “你倒是伶牙俐齿。”御言琛的双眼微敛,“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倔强到什么时候。”

    许清芷心头没由来地焦躁,她正要反驳,车子却忽然停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刹车产生了冲劲,许清芷的身子猝不及防,猛地一晃,竟是朝御言琛倒了过去。

    男人的侧脸在眼前迅速放大,下一秒,女人的唇瓣贴上了一片温热的肌肤。

    她的红唇亲吻在了他嘴角的位置,再移动一分,就能贴上对方的薄唇。

    因为距离凑近,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体温。随着自己身上的温度交融,就连气息都像是千丝万缕的线,交杂在了一起。

    时间似乎呆滞了下来。

    两人的身子僵硬,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惊讶,竟是足足几秒没有挪动半分。

    “先生,抱歉,前面忽然冲出了一辆车子,差点撞上了。”司机边擦着虚汗边回过头,在看到车后座的场景后,立即僵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这群有www.jxpxxs.com钱人,都那么刺激吗?

    喂喂喂,他还在驾驶位上啊!

    司机突兀的声音彻底进行了这对男女,许清芷的下颚被男人修长的手指狠狠握住,她的下巴抬起,眼眸对上了对方充满暴怒的视线。

    接着,她被狠狠甩开,后脑勺撞在车门上,额骨处还残留着两道殷红的指印。

    “如果不甩开你,你还想亲到什么时候?”御言琛用拇指狠狠地抹了一把唇角,“许清芷,你还真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许清芷一时语塞。

    她怎么知道车子会突然停下来?

    她想开口辩解,然而唇瓣上残留的触感让她张口无言。男人的气息似乎依然徘徊在鼻尖,让她的指尖略有些发软。

    曾经,她爱了他很多年。

    可就是这么长的时间,甚至到后面成为御家夫人,她都没有和御言琛做过什么亲密接触。

    不过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亲吻,甚至只是落在唇角而已,却让她的心跳开始加速,似有小鹿要冲出胸膛。

    只是下一刻,车子重新行驶,而她的心,也倏然冷了下来。

    她看到御言琛从车柜中抽出了一个湿巾盒,接着打开盒子,从里面一张一张地抽出了湿巾。他用湿巾狠狠地擦拭着嘴角,似乎上面沾着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直至嘴角被擦得发红,也没有停下的意思。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落到了许清芷的严重,她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脊背开始发凉。

    察觉到了女人的注视,御言琛的动作顿了顿,接着抬起手,露出了手中的湿巾,继而狠狠地捏成了一团。

    他的薄唇张开:

    “恶心。”

    咔嚓。

    似乎有什么东西碎了。

    御言琛似乎没有看到对女人的神色,他冷冷地暼过:“许清芷,你最好神志清醒一点。如果再自以为是地做出让我觉得恶心的举动,我会让你彻底滚出御家。”

    “是吗?”许清芷出声了,“御言琛,我就这么让你恶心吗?”

    男人没有说话,然而他的眼神回答了一切。

    许清芷沉默了半晌:“我明白了。”

    接着,她响亮开口:

    “停车!”

    司机下意识停下了车子,而御言琛的眉头皱起:“你要干什么?”

    “既然御先生这么恶心我,我又何必在这里自取其辱。”许清芷嗤笑,“顺便,也还给御先生一片清净,不是吗?”

    许清芷说着,打开了车门,直接走下了车子。

    御言琛似乎想要说什么,然而话音还没出口,女人就毫不客气地摔上车门。

    啪的一声,险些摔在了男人的脸上。

    他的面色立即更难看了:“许清芷,你好的很!”

    许清芷没有理他,她转过身径直离开,让外人无法捕捉她的表情。

    眼见女人的身影逐渐缩小,司机忐忑不安地开口:“御先生,许小姐她……”

    “开车!”

    “可是……”

    “既然她不识好歹,还管她做什么?”御言琛手里的纸团被攥得更紧了,“开车!”

    司机最终不敢多说什么,踩下了油门。

    听到身后的引擎声,许清芷回过头,果真看到车子飞驰而去。

    她的脚步僵硬在原地,眺望着逐渐消失的黑影,最终按捺住鼻尖的酸意。

    后来,许清芷是自己打车回到酒店的。

    而接下来的几天,许清芷就没再见到御言琛,不过倒是在下楼的时候偶尔遇到了前来递合同道歉的李老板。

    李老板的身侧,果然没了丽萨的影子。

    不过她没有探究的意思,足足一个星期后,她终于拿到了回京城的机票。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