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废婿 > 第六百四十三章 你居然敢耍我

第六百四十三章 你居然敢耍我

 热门推荐:
    宋离相当的意外,他怎么都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戒指,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的魔力。

    他原本以为就是个能传话的信物,没想到竟然还是个堂主。



    凌少爷的态度相当恭敬,不像是作假。



    "你知道这是什么戒指?"宋离问道。



    凌少爷不敢抬头,相当的惶恐。



    "回堂主大人,你手里这枚戒指,是七彩堂堂主的信物,我们剑清宗四堂,只认信物不认人,谁有戒指,谁就是我们七彩堂的堂主,属下凌光。总算是见到堂主大人了。"



    凌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跪在地下,抱住宋离大腿。



    "堂主,我总算等到你回来了,七彩堂没有堂主,宗门里是个人都来欺负我们,苦活脏活都让我们来干,连个能帮我们出头的都没,我们七彩堂成了人人喊打的笑话。"



    宋离一脸蒙蔽,只是掏个戒指,自己竟然稀里糊涂的成了堂主,不过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堂主不好当。



    "凌光。你先起来说话,我这戒指是临江的章老爷子给我的,要说堂主,那也是应该他来当堂主吧。"



    凌光一个劲的摇头,看向宋离。



    "堂主,剑清宗自古以来的规矩,只认信物不认人。听说是老祖宗为了调动宗门的积极性而立的规矩,就是鼓励能者居之。"



    宋离相当的纳闷,没想到剑清宗还有这样的规矩。



    "凌光,你也是姓凌的,还有人敢欺负你?"



    凌光鼻头一抖,眼睛一酸。



    "堂主,凌家是个大家族,我在凌源集团就是个小部门的小主管,拿着一万多的月薪,相当于跑腿的,谁会给我面子啊,自从上一任堂主连人带信物消失之后,我们七彩堂已经三十年没有堂主了。"



    又是三十年前,宋离对这个数字相当的敏感,他突然想起名单上的一个名字,脱口而出。



    "凌光,你们上一任堂主,该不会叫凌战吧。"



    凌光连连点头,看向宋离。



    "就是他,原本我们七彩堂是剑清宗最强的堂口,但是三十年前凌堂主突然失踪,一句话也没留下,七彩堂走的走,散的散就沦落到今天给人当打手的地步。"



    果然是他!



    宋离相当的诧异,他了解的越多,就越好奇当年的事。



    老爸带着二十四个高手跨海,到底想要干什么,如果老爸没死的话,其他人又在什么地方。



    宋离的疑问很多,可惜没人能回答他。



    "凌光,既然我是堂主,是不是我的话你全都要听。"



    凌光看向宋离,眼中满是期待的神色。



    "那是当然的,我是七彩堂的人,只对堂主负责。以前没有人领导我们,只能到处游荡,从今天起,我只听你一人的号令。"



    宋离笑笑,心中有了计划。



    "凌光,那我问你,报社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要拿的u盘里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凌光摇摇头,完全不知。



    "堂主,实不相瞒,我们只是个跑腿的,这种没有形象的事,辉耀堂是不可能亲自去做的,我

    只是来拿u盘的,并不知道u盘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宋离点点头,追问道:"剑清宗现在到底什么情况,跟我详细说说,谁才有真正的话语权。"



    凌光眼冒精光,和盘托出。



    "堂主,我们剑清宗四堂,分别是辉耀堂,御剑堂,破风堂,还有我们七彩堂,其中以辉耀堂堂主凌风为尊,他也是最有希望继承宗主位置的人。"



    宋离心中有数,微微点头。



    "行了,把堂口的位置告诉我,稍后我去堂口找你,今天的事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保持低调。"



    凌光连连点头,带着手下离开,相当的顺从。



    宋离这才走进房间,看向一脸惊恐的田圆。



    "田小姐,你还好吧。"



    田圆哭丧着脸。双手护在身前。



    "你是谁,出去,赶紧出去,你们这群流氓,无赖,不要靠近我,否则,我,我和你们拼了。"



    田园一边说,一边寻找武器。



    宋离淡淡一笑,掏出u盘。



    "田小姐,拼什么拼,这是老沈交给我的u盘,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我现在很纳闷呢。"



    半小时后,办公室。



    杜飞脸上抹了跌打酒,看上去明显苍老了不少。



    他坐在办公桌前,一脸感激的看向宋离。



    "宋先生,真的很感谢你,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和小田还不知道会被他们怎么羞辱。"



    宋离淡淡一笑,并没有太在意。



    "杜老板,你们做报纸的也挺不容易的,我是在高铁上遇到老沈的,他当时被人追杀,慌不择路,才把u盘丢给我。里面的内容我还没看,到底什么情况。"



    杜老板看了一眼田圆,示意她先出去。



    等到田圆离开,杜老板把u盘接到电脑里,输入加密的秘密,打开了一段视频。



    视频的内容很简单,画面疑似在一个仓库里。十多名衣衫褴褛的女孩依次走进不远处的货车。



    人人戴着手镣,后面还有守卫看管。



    两名男子正在交谈,看上去相当的兴奋。



    "宋先生,画面中的人,一个是我们泉城本地的地下龙头万先生的头号打手,绰号野狼,为人相当的凶残,还有一人是凌源集团的人事副总,叫方明树。"



    "你看画面也知道了,这群人究竟在干什么行当,只不过他们的势力太大,至少在本省范围内,没人可以动他们。"



    宋离眉头紧锁,相当的诧异。



    画面流露出的内容不多。但很明显是在贩卖女性,堂堂的凌源集团,剑清宗,竟然勾结地下势力干这种没人性的事。



    根据他了解的资料,凌源集团收入颇丰,资产在全国也是能排上号的,怎么可能干这种事。



    杜老板笑笑,看向宋离。



    "宋先生,很不可思议是吧,但这就是事实,这份视频是有人寄给老沈的,他当时就想公开,但是被我拦住了,泉城所有的媒体渠道都被凌源集团掌控。没有人会帮他的,所以我建议他离开泉城,去别的地方寻求帮助,没想到他突然又

    回来了。"



    宋离噢了一声,算是了解了来龙去脉。



    他原本以为凭借手中的戒指,就能得到剑清宗的支持,现在看来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不过这段视频就是契机,用的好,有奇效。



    "明白了,杜老板,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们就不要管了,我会想办法把老沈找回来的。"



    宋离起身告辞,走到门口,田圆一脸焦急的表情。



    "宋先生,刚才误会了,真的很对不起,前辈就拜托你了,他真的是个好人,方便的话,能不能把你的电话给我。"



    宋离点点头,留下联系方式,这才急匆匆的赶去汇合。



    根据凌光所说,七彩堂的据点在百合路。



    原本以为是个富丽堂皇的地方,谁知宋离到了以后,才发现这里就是一处位于贫民区的破旧老宅。



    外墙皮脱落,地上坑坑洼洼,高低不平。满是积水。



    宋离一路寻找175号,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不远处传来打骂的声音,听上去还有点熟悉。



    宋离快速靠过去,果然看见一个熟人。



    昆哥瞪大了一眼,提着一名小年轻,甩手就是两巴掌。



    "狗娘养的。什么时候还钱!"



    小年轻哭丧着脸,一脸哀怨的表情。



    "昆哥,在给我几天吧,我真的没钱,我去抢,去偷,一定把欠你的钱全部还清。"



    昆哥呸了一声。一脚把小年轻踹飞。



    "小杂种,我在给你两天时间,你要是拿不出钱,我就摘了你的肾去卖,什么玩意。"



    昆哥骂骂咧咧,环顾四周,很快就看到了宋离。



    他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宋离,顿时来了兴趣,朝着宋离勾了勾手指。



    "是你,他娘的给老子滚过来!"



    昆哥在高铁没有动手,不是怕宋离,而是不想惹事,毕竟当时围观的人多,闹大了不好看,有损七彩堂的形象。



    宋离笑笑,主动靠了过去。



    "昆哥,这么巧,我们又见面了。"



    "巧你妹,你他娘看什么呢,之前放过你,不代表我怕了你,老子缺钱,拿一万块钱来,否则的话,我怕你走不出这个胡同。"



    话音落下,昆哥的手下围了过来。



    这群人虎视眈眈,一个个如狼似虎,相当的生猛。



    宋离不为所动,临危不乱。



    "昆哥,一万块,你也太难为我了吧,能不能换个数。"



    "少废话,一万块买你一条狗命,已经是我仁慈了,赶紧的,耽误了老子的事情,小心我弄死你。"



    宋离笑笑,摇了摇头。



    "昆哥,你误会了,我不是嫌你要的钱多,我是想说,我还从来没有被人要过这么少的钱,起码也要一千万吧,不然还真配不上我的身份。"



    昆哥听到这话,勃然大怒,眼睛瞪的要吃人。



    "卧槽,你他妈敢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