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医妃嫁到请接驾 > 非要莲儿度第五十六章
    云子灵是云天山掌门的女儿,今兰香平时在家中再霸道,又怎么可能是会功夫的云子灵的对手? 今兰香眼睛被云子灵砸出一个黑眼圈,云子灵不屑的转身就走。 临走前,还忘不了嘲笑今兰香一句:“就你身上这味儿,也不怕把执非给熏死?” 今兰香那个气啊,那个疯啊,那个砸锅卖铁也要云子灵好看的气势啊,啧啧,简直了! 她是家中嫡女,生母又是父亲主子的女儿,今兰香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今太守立即就去找肖执非讨要公道。 “七公子!本官给你面子才叫你一声七公子!我兰州太守的官职虽然不大,但也不是任你欺负的!” 今太守都给气炸了,撇开今兰香的身份,这事对他来说也是莫大的羞辱! 肖执非表情平静,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时候楚晓晓匆匆忙忙的进来,“公子,小姐她今天去了今太守府……似乎,欺负了今小姐。” 楚晓晓说的十分小声,但是今太守就在旁边,哪里有听不到的? “似乎?七公子,你要不要把你们掌门那位小姐喊来问问,她到底干了什么?!” 今太守都亲自上门兴师问罪了,今天这个事情必须给他个交代! 云子灵正得意着,她知道了今兰香见不得人的病,心情好着呢。她也不打算自己去告诉肖执非,那么重的味道,今兰香最好去勾引肖执非,看到时候被嫌弃的人是! 想想云子灵都开心的很。 就在她心情美的飘飘然的时候,肖执非要见她。 其实,今太守都好摆平,给赔个罪道个歉,承诺点利益,他对此事就会罢休了。 肖执非态度诚恳,今太守思索了一会儿就要求肖执非无偿为他运送货物。 陶瓷工坊的货物。 “这个……今太守,您陶瓷工坊的生意那么大,我们云天山的人手也不足……” 刘青当即就有点反对,免费给今太守当苦力,他看起来好不愿意的样子啊。 可是,他话还没说完,在今太守一声不满的冷哼中,肖执非立即出声训斥他:“闭嘴!” 然后他特恭敬的对今太守做了个揖,“今大人放心,您的货物,我们明府一定竭尽全力护送。” 今太守这才满意。 今太守摆平了,今兰香那边却难搞的很。 她要云子灵给她下跪道歉,而且还要给云子灵全身淋上夜香让她跪在菜市场里头不停的扇自己耳光,打够三天三夜! 云子灵是多傲气的人呀? 她要干才怪呢! 这事儿闹起来不得了,肖执非的行程安排,本来是立即就要启程回云天山的,此时似乎走不了了。 当然,他也知道了今兰香的病,他去看了今兰香好几次,但是今兰香都躲在屋子里不出来,不肯见他。 在处理着这些事情的时候,肖执非同时不动声色的在陶瓷工坊做着手脚。 云子灵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云淮也不敢勉强肖执非回去,来了书信交代他,一定要把云子灵保护好。 夜里,楚晓晓为他端来茶点:“安排这么多,你这一走是打算走多久?” 她语气中的伤感和失落,不知肖执非是否听出来了,但是他没有回答。 这并非是他要走多久,而是,这一次,他会有一个大动作。 楚晓晓也没有多问,放下了茶点就走了,不忘回头嘱咐一句:“别吃太多。” 夜里吃太多不消化的。 肖执非瞟了眼那满满一篮子的各色茶点,别吃太多,那她还端这么多来? 云子灵和今兰香的事情还僵持着,肖执非代替云子灵去道歉了好多次,甚至表示他愿意代替云子灵给她下跪,由他去菜市场浇上夜香扇自己耳光。 今兰香哪里舍得让肖执非受这份委屈? 而且,看到肖执非为云子灵道歉,今兰香别提心头多气了,她要答应才怪。 “你去告诉他,除非,他脱离云天山,到我爹手下做事。否则,别想我放过那个贱人!” 今兰香眼神狠戾,这个条件,是她最后的让步! 丫鬟很快把消息给肖执非送了过去。 脱离云天山,这事儿不是他说脱离就可以脱离的,除非他直接叛逃出山门。 这事自然得给云淮送信过去,这信件一来一回就是三五日的时光。 云淮这次终于肯让云子灵吃点苦头了。 现在他很多事情都要靠着肖执非,而且,最多两个月,朝廷的赈灾粮食就要发往灾区。 夏季的大雨已经过了两三月了,不要奇怪这赈灾粮食怎么发的那么晚,朝中官员对于灾情这样的事情,从来都是没有严重起来,没有死个遍地尸体,绝对不过问。 恐怕此时,灾情还未传到皇帝耳朵里。 云淮看了肖执非给他送去的那封信,心头肯定是动了主意。 如刘青说的那般,云淮贪心,但是不会自己动手。他还指望哄着肖执非为他敛下这笔财呢。 此时兰州。 “我现在的心情,就一个字儿,爽!”楚晓晓笑开了花,看着跪在道路中间,浑身淋着夜香不停扇自己巴掌的云子灵,她别提多高兴了。 刘青睨了她一眼,“你就这点出息。” 不过,不得不说,他也挺爽的。 楚晓晓心情好,她都没有一巴掌给刘青拍过去呢。 她看向一脸淡漠的肖执非,“七师兄好像一点都不爽,这样的好事,你就不能笑一个吗?” 肖执非望着窗外,却好似并非在看云子灵,他说:“今兰香的病得的好奇怪。” 此时今兰香脚丫子臭的要死的事情,已经传的整个兰州都知道了。 以前今兰香身上有味道,肖执非并非没有闻到过,但是今兰香的脚气来的太莫名其妙了。 楚晓晓支着脑袋,不屑的撇撇嘴,“切,她活该。” 说来嘛,她此时才留意到这件事情。 “当初,据说今兰香得了什么隐疾,请了连城去给她治病……对了,连城小医仙你知道吧?” 连城来兰州的时候,肖执非还没有回来,她想起,连城还救过他呢,只是他恐怕不知道。 肖执非眸子划过一丝复杂的光,似乎有点哀伤。没人留意到他握着杯子的手,力度紧的不正常,他淡淡的开口:“听说过。”